如何开展慧性图文思维教育(三)

201509101

请问,大家这样纯粹用后天的智能,将慧性经典白话翻译,然后用做教材,真的能将我们的孩子教育成大慧大智的人才吗?真的是最好的教育方法吗?这值得深思。古代慧智性的经典,如果像现在这样没有限制地将其白话化,其实必将是中国慧性文化的自杀式终结。这话不好听,但的确是这样的性质。曾经有很多好心人,劝我用白话文多解析一些道家的经典,但是我没有那个肥胆。用白话解那简直是太随意了,那都是非常随意的东西,那是一种造业,岂能随意而为。要坦然地承认,我们的慧性全然远远不及古圣人,我们只有谦虚地站在他们的双肩之上,才能将事物看得透彻一点儿,我们自己没那么高的个子就别充长条子。慧性经典白话化,应当慎之又慎。这里面有一个界定的范围,那就是,用白话讲解是可以的,但是绝不可以将原著白话化而用作教材,不再诵读原著。这种做法,是应当尽量避免的。不能为了满足我们后天愚笨的智能需求,为了满足后天的智能教育,而反过来用慧性的经典帮助智能达到封闭慧性的目的。

其实,孩子们都比大人的纯粹型智能前识聪明得多,只要他们会背诵,并且背诵得熟练了,并且坚持复诵,他们的心里都懂,比大人懂的多百倍千倍。

道德根文化中的慧性经典,全都是通过“内取诸于身”,而创造出“之乎者也”这几个最重要、最有利于内观、最有利于同步激活自己慧性的图文,通过高频率地使用它、念诵它,特别是观与诵高度配合在一起诵读经典,就能无为而治地产生“修之身”的效应。大家就是不相信,古代古文撰写那是一字一金,非常金贵,古人从来绝不会枉用一字,若舍掉任何一个字,都不能成句,每一个字都必须要能够独立地解析,而并不是像现代人所说的废话连篇不值钱,这就是文言文的特点。古人是一字一金,用字如用金,绝不会妄添一字在经典之中,而浪费甲骨、竹简等当时的稀有书写资源。最早期,我们的祖先没有书写材料,把觉得非常重要必须传递给后代的一些宝贵经验和知识,写在泥巴做成的泥板上面,然后晒干、烘干、烤干,保存下来。中国顺利通过了“泥板文”书写阶段,发现了甲骨、竹简、木板、木片可以用作书写材料,脱离了在石板、泥板上面刻写的笨拙方法。现在中国没有保存“泥板文”,但是在印度和世界上的其他国家还有保存。

选自团结出版社《慧性图文思维教育——别把孩子教笨了》第196页

北京德慧智教育科技中心教学部是熊春锦先生开展慧性图文思维教育唯一指定的教学机构。
电话: 010-51662852 13717781923
德慧智网络QQ:1204841392 1315291376
微信:dhz-book (德慧智)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道德教育贵修身》
《国学道德经典导读》
《中华传统五德修身文化•礼》亮点
《甲骨文慧画·诗词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