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开展慧性图文思维教育(二)

201509093

为什么说《德道经》是慧智教育的教材和课本?答案是:只要比较一下《道德经》通行本,我们就不难发现帛书本的五千言,其中的“之乎者也”四个字,比通行本多出数倍甚至十几倍之多。那么,为什么通行本会将那么多的“之乎者也”全都删除掉呢?原因只一个:因为只有删掉它们,才能削掉老子五千言作为教材课本提供给学生诵读的作用力!这是编修的用心之所在,首先让学生没教材用,这个招儿非常高。后来,智能儒学又认为,“之、乎、者、也”都是文言虚词,并无实用价值。这种定论,就是纯粹用智能否定慧性所创造的工具,正是因为智能儒学有了文言虚词的定论,现代智能思维就继续加以发挥,更不知其所以然,所以将“之乎者也”用来形容咬文嚼字与迂腐的书呆子气。从这里可以发现,文理基因的瑰宝反而成了糟粕。

智能儒学并不真正了解和知道,祖先们是怎样创造图、画、符、文的,他们不知道图、画、符、文是祖先们通过“内取诸于身,外取诸于物”这个途径诞生的。相反,智能儒学通过智能分析是外求的,他们所相信的是“远取诸于物,近取诸于身”,而丢掉和忽视了一个关键因素,就是我们祖先个个都能够反观内视,是取之于身内。在汉代以后,社会都是以己之智而度古圣之慧,那又怎么能准确解读慧智经典呢?其实,“内外远近”这四个字的差别,就是道学与儒学的分水岭和鉴别器。智能儒学不能涉及自己生命体内环境而研究文化,这就是他们最大的局限性。历史上无数杰出的儒生、儒士,想在儒学的框架之内突破这一点,然而全都是以失败而告终,都只能是玩文字游戏。所以,他们就诞生了一句“名言”,叫做:“六合之外,存而不论”。这八个大字,实际上是聪明的智能儒学者给自己界定的一个底线,这些儒士们还算具有自知之明。

所以翻开历史,我们可以发现,只看见曹操、杜牧注解人类智能可以解读的《孙武子》,而像必须具备慧智双运能力才能注解的黄帝《阴符经》,五千年以来惟有张良与诸葛亮这两个人进行了尝试。这个现象,我们一定要把握住。当然,历史上由于名利的驱策,或者在皇权威逼之下,仍然还是存在着少数人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以愚智编修道学经典的事例不断发生。好笑而又可笑的是,近代经过智能儒学前识教育余绪熏染、而又接受并不完整的西化式教育的人们,肆无忌惮地纯用智能前识,正在全面白话化道学慧性经典,以满足人们的“看得懂”,以满足大人教育儿童。

选自团结出版社《慧性图文思维教育——别把孩子教笨了》第195页

北京德慧智教育科技中心教学部是熊春锦先生开展慧性图文思维教育唯一指定的教学机构。
电话: 010-51662852 13717781923
德慧智网络QQ:1204841392 1315291376
微信:dhz-book (德慧智)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中华传统五德修身文化•礼》亮点
《甲骨文慧画·诗词篇》
《国学道德经典导读》
《道德教育贵修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