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由洗耳和壮退老居的故事

17075
我们民族的历史中,尧舜时代是一个仁治时期。那时人们心中体内的仁德、信德都非常的丰厚。甚至做君王的都可以谦虚自省,自我批评德行的不足。这种厚德能做到什么程度呢?能做到“推位让国”。可见尧舜时代人们的德性德行水平是够高的吧?君王掌握着一个泱泱大国的大权,他还能内审自己德性的不足,不足以驾驭整个臣民,不足以成为全国子民的典范,不足以带领子民在正确的道路上良好地运作下去。当他发现有人比他德性强的时候,就能毫不犹豫地“推位让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个记载,就是“许由洗耳不受”的故事。

许由,字武仲,他在社会上有一些仁德的贤名,名气很大。尧帝听闻以后,要将皇帝管理天下的帝位让给他。许由听到人们风言风语地传递这个消息,赶忙退隐而遁迹到河南中岳的颖水之阳、箕山之下藏起来隐居。尧帝找他不着,又正式颁诏,要任命他担任九洲之长(相当于现在的总理之职)。差官背着诏书到处找他,许由听都不想听。他跑到颖水河边去洗耳朵,认为这种宣诏脏了他的耳朵。这就是著名的“许由洗耳”的故事。当然这个故事还有下文。许由在洗耳朵的时候,有个叫巢父的人,牵着一头牛在他洗耳朵的河水下流,正要让牛去喝河里的水。看到许由在那里洗耳朵,就问他:“嘿,怪哦,你怎么在这儿洗耳朵?”许由说:“尧帝想把我召去当那个九州岛之长我不想听,这个消息脏了我的耳朵,所以特地来洗一洗。”谁知道巢父比他的德性修为更高,就批评他说:“你呀,如果真能藏在高岸深谷当中,人道不通,不跟人间通消息,那么谁能见到你呀!你就是因为太接近了世俗社会,让人家知道了,出名了嘛,也求取了一些名誉。你洗耳朵的水啊,也会脏了我这头牛的口。”说完巢父就把牛一牵,绕过许由呆的地方,跑到河上游饮牛。可见古代人的“德行”非常深厚,而且深度和广度各有不同。巢父的深度比许由的深度又更深刻一层。

尧帝作为一个君王,他能“推位让国”,这个胸襟和胸怀也是传为千古万古佳话。这种仁治时期现象,在义德时期会不会产生?礼德时期会不会产生?在我们愚治时代会不会产生?要产生恐怕也是假的了。

这个故事,现代许多年青人听了以后根本就不相信。有的人还说:怎么两个人都是傻老头?可见与夏虫语冰,的确是挺难!也难怪,因为在愚治社会阶段,这样高尚的道德情操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

再举一个曾经听到的现代故事:一位年富力强的企业副总,跟着总裁在商界打天下,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正总已近暮年,对这个副总的表现总是有点古代叫做“功高震主”。有一天总裁在办公室里召见副总谈了一会工作,然后顺口说:“你看我的年龄这么大了,精力也不足了,身体也不行了,你说该不该退居二线,给你们这些年富力强的人当当参谋,把把舵,干干台后的工作?”这位副总恭恭敬敬地看了一下正总,首先想从他的眼睛当中找到答案。但转念一想,正总这么长时期以来都把自己视作为心腹,自己也是全力以赴、兢兢业业地工作。于是很关心地说:“啊,老总,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到了这个年龄是要注意保养保养了,长寿健康第一嘛。我们发展到现在,您是功成名就,也该享受享受了。您老要是退休了,我就介绍一个玩太极拳的师父给你,你老人家天天坚持早晚玩它两把,肯定会健康长寿哦!”正总裁听到这就干咳了几声,挺了挺腰板说:“噢,看来真是老了,人也不中用了。”然后就起身离开了办公室。三天后,这位副总收到了一封信,他被辞退了。年青的先退了,正总没退,副总反而被辞退了。这是个现代壮退老居的故事。

仁治时期“许由洗耳”和现代社会“壮退老居”的现象说明了什么?

选自中央编绎出版社出版《中华国学道德根》第39页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许由洗耳和壮退老居的故事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240 人
  • 隐藏边栏
    A+
日期:2015年06月26日 分类:读书频道
标签:
《中华传统五德修身文化•礼》亮点
《道德教育贵修身》
《国学道德经典导读》
《甲骨文慧画·诗词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