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认识“青蒿素”这棵“名木”背后的整片“森林”

13311

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在摘取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感言中说,“青蒿素是传统中医药送给世界人民的礼物”。随着媒体对青蒿素发现过程的揭秘,《肘后备急方》和“东晋葛洪”成为网络搜寻热点。人们开始重新审视,在传统中医药这个装着青蒿素秘密的“大礼包”里,到底还藏着多少被现代人忽略的宝贝。

“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 这是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治寒热诸疟方》中的记载。据媒体报道,上世纪七十年代,屠呦呦领导课题组从系统收集整理历代医籍、本草、民间方药入手,在收集2000余方药基础上,对其中的200多种中药开展实验研究,历经380多次失败,“1971年发现中药青蒿乙醚提取物的中性部分对疟原虫有100%抑制率,1972年从该有效部分中分离得到抗疟有效单体,命名为青蒿素”。在研究青蒿素最困难的时候,她从《肘后备急方》中得到灵感,改用低沸点溶剂来提取青蒿素,“经过反复试验,最终分离获得的第191号青蒿中性提取物样品,显示对鼠疟原虫100%抑制率的令人惊喜的结果”。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评选委员会主席齐拉特评价说:“中国女科学家屠呦呦从中药中分离出青蒿素应用于疟疾治疗,这表明中国传统的中草药也能给科学家们带来新的启发。”这使我们想起,当年德国著名数学家莱布尼茨受到八卦图的影响而发明二进制的历史。作为中国人,我们当然明白,一幅八卦图,背后是一部完整的易道文化;而看似简单的传统中医药方剂,也不是一方一剂的孤立存在,而是一门具备完整理论体系和应用方法的系统科学的有机组成部分。因此,能否发现更多的礼物,关键在于我们能否突破“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思维模式,真正完整地揭开这个大系统的神秘面纱。

11232

例如,给予屠呦呦灵感的葛洪(公元284~364年),是东晋道家学者、著名炼丹家、医药学家。他是世界上第一个纪录狂犬病的和天花的人。《肘后备急方》是葛洪的代表性医学著作,书中不仅收集了大量救急用的方子,而且还记录了葛洪对于急病的理论研究成果。所谓急病,大部分是现代所说的急性传染病。葛洪在书中说:急病不是鬼神引起的,而是中了外界的疠气。“疠气疫毒”是中医术语,它所反映的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物质观。中国古人的研究方向与现代人有很大差别,但是却能在1600多年前就知道怎样用青蒿来治疗疟疾,那么,中医学理论的强大生命力来自哪里呢?

在我国传统文化领域,历来有“岐黄源于道”的说法。鉴于葛洪的独特文化背景,笔者特别查阅了我国当代首部道医学专著《道医学》中的论述,仅就“疠气”这一说法,得到的启发是:一阴一阳谓之道。东方科学大系统从古至今建筑在“理气(炁)科学”与“理形科学”这一阴阳复合体之上,是完全符合“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原则的科学巨系统。显而易见,青蒿素的发现,是从“理形科学”的层面,送给世界人民的礼物。以真正的科学精神,尊重并理解中医学、中药学原生态的理论体系和实践路径,在此前提下与现代科技完美结合,也许我们就能够完整地揭开“理形科学” 与“理气(炁)科学”的双层面纱。仅此一项,中华民族能够送给世界人民的,那可能就是一个“巨礼包”了。

11234

既如安徽中医药大学校长王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的,“中医药是中华民族数千年实践经验与智慧的结晶,是最具原始创新性的学科领域。中医药既是传统的,又是现代的,既是中国的,又是世界的。我们不能数典忘祖,不能妄自菲薄,我们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珍惜这个伟大的医学宝库”;也如《道医学》作者熊春锦在书中所呼吁的:道医学和传统中医的真正继承和发展,中医的现代化以及走向全世界,使我们共同面临着一个真正认识中华道德文化巨系统本来面目的大课题;更如已故著名科学家钱学森所言:“中医理论包含了许多系统论的思想,而这是西医的严重缺点。所以中医现代化是医学发展的正道。而且最终会引起科学技术体系的改造——科学革命。”

但愿青蒿素这棵秀于林的“名木”,能引起我们对于传统中医学乃至道医学整座“森林”的重新认识,使钱老的这一期盼早日变为现实。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甲骨文慧画·诗词篇》
《中华传统五德修身文化•礼》亮点
《国学道德经典导读》
《道德教育贵修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