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道教育的演变 ———论孝道文化之三

1836

世界文明有一个慧性文明向智能文明的转折期,也称之为“轴心时代”的转折时期。在中国,这个转折期在汉代表现得最为明显,特别是文字的转化表现得极为典型。

我们仅从这个时期文字的转化入手,探讨一下“教”字的变迁特点及其左右字构的文化特点,就可以了解这个时期国家教育内容重点的转变,从而认识孝道教育出现的必然。

中国人的祖先创造文字时,是用左手写字,行文的规则是从上向下、从右到左。如果我们对每一个汉字,都按照这种思维模式去解,以右侧字义为主,以左侧字义为辅,不要把右侧当作字旁,那么很多迷惑就会解开。

现在人们采用智能解析方法,从左到右,从左脑然后调到右脑,从左侧延向右侧,这样是违反生命实相和真相的。按照中华文化发起和演变过程,在智能时代,“教”字应该是左侧的“孝”为构字主体,但是在最早期是以右侧的“攵(文)”字为主体,而这个“孝”是根。联系起来看,就是以“孝”道教育为主体的文化教育,称之为“教”。这是汉代智能思维方法的教育。

在汉代以前的商代甲骨文时期,甚至在更久远的历史时期,“教”字的含义和表意是孩子们学习天地之易理,要靠成人去进行教导。只有按照这个模式去进行教育,那才是真正的良好教育,是平等式的教育。如果将其理解为从左向右去看,认为是大人在教小孩子如何去应用“易”,孩子不是在主动开启智慧,意味着成人把自己的智能意识在强行灌输,不是在起引导作用。这样左右颠倒的理解是错误的。

古代真正的教育,是灵性启迪教育。孩子们都具有知天达地的功能,需要成人去进行正确引导,这就是最古老的教育模式和方法。无论是甲古文时期,还是钟鼎文时期,“教”字都是这样表意的。钟鼎文“教”字,表意以右侧字形为主,是以成人的手使孩子们向上达到了解天地变易之道的教育;字形左侧是辅助,表示“教”要达到的目的。发展到六书中的篆体时,“教”字仍然还保持着这种主次重心的结构。字形右侧的“心”,表意心的教育和心灵的培养才是关键。虽然此时人类已经完全去性从心,但是仍需要抓住“心”,运用变易之道,使孩子们保持天人合一。同样的原理,“教”字在《说文解字》里篆体写法也是相近的,跟钟鼎文字形结构相近,也是用手使人们向上与天相通,达到天人合一,使孩子们通达易道,掌握易道文化。只是到了汉代以后,这个“教”字的表意才开始出现教育以“孝”为主体进行“教”育。“爻之教”向“孝之教”的转变,是汉武帝私心作祟、废弃君王修身治国祖训的结果,独尊儒术以维护统治的需要,对道德文化的完整继承,产生了巨大的伤损力。

选自中国言实出版社《德道行天下》第6页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孝道教育的演变 ———论孝道文化之三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984 人
  • 隐藏边栏
    A+
日期:2015年06月03日 分类:读书频道
标签:
《甲骨文慧画·诗词篇》
《道德教育贵修身》
《中华传统五德修身文化•礼》亮点
《国学道德经典导读》